公司概况
产品中心
工程案例
新闻中心
人力资源
产品手册
在线订单
联系我们
 
LED行业资讯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概况  

微信封杀抖音始末:平台与内容的暗战博弈

时间:2018-08-10 21:20:21  来源:本站  作者:
公司

  腾讯通过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公告,正式向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起诉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涉嫌不正当竞争

  也许你对「字节跳动」并不熟悉,但你不可能不知道它的拳头产品——知名新闻聚合「今日头条」和短视频平台「抖音」。「字节跳动」正是这些互联网新贵们的母公司。

  在利用《中国有嘻哈》的广告位崭露头角之后,抖音经历了梦幻般的一年。推出市场半年用户量即突破1亿嫁接技术视频,日播放视频超10亿;仅仅7天的春节假期,日活(日活跃用户数)就爆炸式地增长了3000万。一路高歌猛进的抖音甚至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国际市场,推出了抖音的国际版「TikTok」,主打亚洲和欧美市场。

  这样的势头一直延伸到2018年内,抖音成为了Apple Store一季度全球下载量第一,下载量达4580万次,超越Facebook、Youtube、Instagram等,成为全球下载量最高的iPhone应用。

  已经加足马力的抖音却遭遇了一场预料之外的「狙击战」。对手既不是短视频市场的假想敌快手,也不是来自海外的短视频平台。看似与短视频领域风马牛不相及的微信斜刺杀出,成为了这场「封杀」之争的主角。

  就在微信宣布起诉字节跳动的当天,抖音也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一则信息,「微信,辛苦了!朋友们,我们抖音见」。在友好、平缓甚至有些恭谦的字句背后,所有人都能读出抖音的愤怒。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毫无疑问是抖音在5月份制造的流量爆款「第一届文物戏精大会」的H5被微信平台多次封杀,成为了两家平台矛盾公开化的导火索。

  5月18日正值第42个世界博物馆日,抖音联合全国多家博物院制作了这一H5,并在朋友圈内引发广泛转发。但在上线小时内,连续两次被微信朋友圈的后台删除。抖音据此指控自己遭到「封杀」。

  微信则指控抖音短视频称,抖音短视频违反微信平台规则,在H5末页「下位戏精我来请」的文案存在「诱导分享」。因此根据平台规则对这一H5进行了删除。

  再早之前的3月24日,有用户向抖音后台反馈,分享到朋友圈的抖音视频变成了仅自己可见,其他好友都无法看到。「朋友圈屏蔽抖音」甚至在当天成为了微信热搜榜的头条。

  微信方对「屏蔽」的解释是,为避免链接刷屏影响朋友圈阅读体验,微信对朋友圈内链接的传播设有防刷屏限制;以天为计算单位,若链接在朋友圈分享次数触发当日上限,将自动被屏蔽处理,次日可恢复正常。

  你来我往几个回合之后,双方的火药味日渐浓厚。到目前为止,抖音视频已经完全无法在微信好友和朋友圈的平台上播放。

  互联网巨头「神仙打架」的故事,在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并不少见。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毫无疑问是360和腾讯之间的「3Q大战」。

  「3Q大战」同样源于双方「明星产品」之间的掐架。2010年9月27日,360发布了其新开发的「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2010年11月3日,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软件,用户必须卸载360软件才可登录QQ,强迫用户「二选一」。

  这场旷日持久的斗争持续了四年,直到2014年法院宣判360败诉而告终。360和腾讯在用户使用权上的争夺,代表了那个中国互联网的拓荒时代里「产品-用户」的逻辑对于企业的重要性。

  8年足以让整个互联网行业天翻地覆。当腾讯再次成为「神仙打架」的主角时,360早已退出了互联网的第一梯队,而它的新对手抖音却是一个出现还不足两年的后起之秀,借助着短视频兴起的风口,一跃进入中国移动互联的领军行列。

  猛然发觉自己错过了短视频风口的腾讯,迅速建立了短视频平台「微视」。而在抖音看来,自己在微信平台遭受的一系列不公正待遇,都与腾讯力图扶持微视有关。

  但是抖音却依然难以割舍微信的平台。在中国,微信几乎就是移动社交的代名词,已经渗透进了中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能够借助微信的端口传播,对于扩展抖音的传播渠道具有重要的价值。毕竟,不是什么平台都能拿来做社交的。

  但是这一次,抖音的算盘很有可能要落空了。面对着短视频巨大的市场潜力,腾讯自然不愿意将这样一块肥肉交由他人分割。

  其实并不止抖音,几乎所有的内容平台都存在着同样的焦虑。无论是知乎,豆瓣还是虎扑,当你将内容分享到微信去阅读的时候,都能看到诸如「进入App阅读」这样的按钮在你眼前跃跃欲试,希望将你拉回到它们自己的平台中。

  对于这些内容平台而言,社交是一块可望不可即的土地。支付宝这样的巨头竭尽全力去运营社交,都没能改变它在人们心目中作为一个钱包的形象。其他内容平台——不论是文字还是视频——就更是有心无力。

  因此,借助微信的端口打开自己的流量,成为了所有内容生产平台的一致选择。平台与内容的流量争夺,就在这样的方寸之前悄然展开了。

  这样的争夺与暗战,在美国的互联网市场上其实早已上演。作为社交领域当之无愧的全球巨无霸,Facebook很早就开始试图去收编内容生产者,并且将它纳入到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

  面对用户习惯在Facebook上读新闻的偏好,Facebook建立了自己的新闻聚合平台「Instant Article」(类似于「今日头条」),基于算法偏好推送传统新闻媒体的内容。

  Facebook还邀请《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等主流媒体入驻Instant Article,美其名曰合作,但实质上却是将这些高傲的老牌媒体收编成为了自己平台的内容劳工——你们生产内容,帮我们赚取广告。

  在哥伦比亚大学的学者Emily Bell看来,不仅是内容生产者在劫难逃,Facebook正在吞噬掉整个世界。

  社交媒体并非仅仅「吞噬」了新闻业,它正在吞没一切:政治竞选、金融系统、个人信息、娱乐产业、零售产业,甚至连政府和安保系统都难逃一劫。

  就像微信与抖音在「屏蔽」和「封杀」之间博弈一样,社交媒体逐渐异化成为能够控制受众和内容的平台,对于未来互联网的生态都将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当Facebook从一个给哈佛的女生打分的小程序变成一个互联网巨兽时,包括用户和其他互联网平台都无比依赖于Facebook的用户流量。但前一段时间爆出的「剑桥数据门」,无疑证实着Emily Bell的担忧——当社交媒体异化为一个大到不能倒的虚拟世界时,谁扮演秩序维持者的角色?我们又如何在其中自保?

  谷歌也许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将「不作恶(Do not be evil)」作为了公司的非正式口号。但对于这个日益网络化的世界,我们难道只能依赖于这些平台巨头的良心发现来维护正义么?

Copyright © www.g22.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澳门金沙国际 沪ICP备07029879号
友情链接: